中欧瑞博

您的位置: 首页 > 伟志思考 > 正文

伟志思考 | 成年人的世界里不只有白与黑以及为何要写《投资中最困难的事》系列

为何要写《投资中最困难的事》系列


由于近期投资策略上变化不大,本期的伟志思考务务虚,谈一下投资方法论的事。我曾经在2020年9月份发表了一篇《投资中最难的两件事》,文章中提到最难的这两件事就是“认知规律”与“知行合一”,但是,无论是“认知规律”还是“知行合一”中的任何一方面,都不是一件事!而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


投资中最困难的事是什么?其实这是一个因人因时而异的问题。不同人,处于投资修行的不同阶段,最关心与最困难的事是不一样的。


投资活动中存在的规律繁多,有选股方面的规律、有择时方面的规律;选股里有成长股、价值股、主题趋势、周期股、科技股、消费股、医药股等众多的研究与投资规律;择时的规律也纷繁复杂,有牛熊循环周期规律、牛市规律、熊市规律、震荡市规律….几乎没有一个投资者可以完全掌握这些所有的规律,并且很多成绩优秀的投资人或许并不认同有如此多的规律存在,只坚持一些投资中最重要的本质性的原则,长期看也是可以取得重大成功的


既然取得成功并不一定需要这么多的“知”,那我们还需要学习更多的知识吗?答案是见仁见智的!


跟A股市场打了28年的交道,在投资过程中有过无数次迷茫与痛苦的时刻,每一次走出迷茫往往都能收获到一些新“知”,或对旧“知”理解的加强。我希望这些“知”能够不仅仅属于我个人,更能够成为中欧瑞博每一位投研同事血液中的一些养分。


随着公司投研团队规模的不断扩大,未来也一定会有更多的优秀的有志于投研的新伙伴加入,如果对每一个新加入的伙伴,我都从头讲一遍投资的重要原则、各环节的“知”,或许时间与精力越来越不允许了。但如何确保未来很久以后的中欧瑞博投研团队能够坚持住一些最宝贵的投资原则,穿越各种“迷茫”,继续为投资人带来低波动的长期满意的投资回报。因此,我想有必要逐渐的将我过往以及未来投资思考过程中经历的一些迷茫与困难记录下来。对于这一系列文章,不预设时间目标,不指望一蹴而就,假以时日,能够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将这些投资中最困难的事及其解决方案,整理汇编成为公司新同事的培训手册,或许会对年轻同事的成长有所帮助。


投资中最困难的事之二

——为什么选定“老师”是学习第一重要的事?


我曾经读过很多很多投资大师的书,巴菲特、约翰.聂夫、索罗斯、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彼得.林奇、利弗莫尔、江恩、张龄松、邱国鹭、张磊、苏世明、菲利普、戴维斯等等….这些都是投资名人堂上的牛人,几乎个个身怀绝技。早期每读一本书,都感觉说得很有道理,收获巨大。读着读着,学着学着,就发现问题不对,大师们的不少精华彼此之间是矛盾的。


对于像约翰.聂夫这一类以典型低估值价值投资方法论长期成功的价值型大师,反复强调要买低估值便宜的公司,公司的成长与定性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买到好的价格。这与张磊、菲利普强调一定要买好赛道的成长股,不能够因为一家公司便宜就去买它。两类的观点的矛盾非常尖锐,那究竟是谁的对呢?还有,强调基本面选股的投资大师,反复强调,市场是无法预测的,长期看择时是无效的。但是像江恩、利弗莫尔、安德烈.科斯托拉尼、索罗斯却又通过择时趋势投资取得了辉煌的成功,那究竟择时和趋势投资是否一无是处呢?


其实他们都是对的!只是武功流派不同而已,正如成佛的法门有八万四千种一样,在股市中赚钱的方法绝不仅有价值投资或成长投资一两种。刚才上文提到名字的投资大师们,分属不同的武功流派,不同流派之间的“道”与“术”完全不同,甚至是大相径庭、互为水火。众多的投资大师我根据我自己的标准分为成长派、价值派、趋势派三大类,这些大师特征非常鲜明,都可以归为其中的某一派。我观察到国内做得业绩优秀的公募基金经理或私募基金经理也各有所属。但也有不少优秀投资者是以某一流派作为底层的基因,投资中兼具另两种流派的一些特长。完全纯粹只专注一种流派的大师也有。


要做到几种流派融会贯通的难度,远远比精通某一种投资流派大。因此,对于多数新进入的投资者而言,首先选定自己中意的投资流派作为自己持续学习实践的“道”,这非常重要!如果今年学习成长投资、明年学习价值投资、后年又觉得趋势投资来钱更快,那么这样的学习处于折返跑当中,往往会越学越迷茫,业绩想必也难以满意。我投资生涯早期学习也有过类似的问题,也因此迷茫与焦虑过。当我把老师分成三大流派后,从此每读一本书与大师思想交流时,我内心就很清楚大师擅长哪一方面,我应该向大师学习什么。就好比姚明、邓亚萍、马晓春都是体育明星一样,我们应该向姚明学习篮球,向马晓春学围棋,向邓亚萍学习乒乓球。如果跟姚明讨论围棋,跟邓亚萍学篮球,那自然是很搞笑的。


在选择老师这个问题上,我一直很佩服日本皇室。汉唐以来,日本一直以中国为师,唐朝时期派大量遣唐使到长安全面学习我们的方方面面,可以说全面“汉化”。到了近代西方科技与工业崛起后,明治维新的本质是“换老师”,自此日本全面以西方为师,迅速崛起。选定老师后,就彻底放空自己,全面学习效法。


成长流派、价值流派、趋势流派,这三种投资流派长期共存于股市当中,有些时候各领风骚三两年,每一轮周期下来,都有几年舒服时光,都有几年困难时光。但对于大体量的机构投资者来说,前两种流派的确定性与可预见性更加强一些,可容纳的资金体量更大一些。近年来,趋势流派有与量化投资工具相融合的新趋势,量化也逐渐发展成为一种新的有重大影响力的门派。但由于多数量化机构的理念与策略都是一个黑匣子不对外披露,而且量化本身很强调团队整体与系统性的完整,对于普通个人投资者来说,很难做到独自学习与修炼。我一直认为,各种投资方法论之间,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取决投资业绩好与差的不是投资方法论与流派,而是取决于投资者个人对于这类武功修炼到了什么段位。


如果一名投资者,到目前都不知道自己练习的是什么武功,那么很难想象他能成为这一流派的高手。因此,对于一名新进入的投资者来说,研究一下这三种武功流派各有什么长短,自己更喜欢适合练哪一种武功?应该是开练之前要做好的功课。


近期市场观点

——成年人的世界里不只有白与黑


三月份A股市场整体上呈现探底回升的调整走势,结构上,以茅指数为代表的基金抱团重仓股整体来说调整幅度比大盘更深一些,万得全A指数下跌3.14%,茅指数跌幅为5.92%,沪深300指数下跌了5.04%,同期瑞博旗下基金净值也回调了大约3.55%。茅指数与万得全A都在3月25日探出了本轮调整的低点。


牛年春节回来后,基金重仓股由于投资者结构微观恶化导致大幅下跌,引发市场整体调整后,相当一部分前期买了热门基金的投资者亏钱效应被媒体放大后,迅速发酵,引发市场投资者情绪的快速降温,公募基金的销售从节前的日光秒光,到最近的销售困难,温度变化很大。加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到1.5%以上的影响,一时间牛市的共识不见了,关于市场牛市还在不在的谈论声不绝于耳。


成年人的世界不只有白与黑!成熟的股市不应只有牛与熊!


记得小时候,跟爸妈一起看电影时,当看到一个角色登场,总喜欢问:“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些时候爸妈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更多的时候会说,你看下去就会明白了。当时心里觉得奇怪,为何连大人都无法判断好与坏呢?


随着年龄与阅历的逐渐增长,慢慢才明白,人不仅仅只有好与坏之分。对于A股市场,过往市场的波动比较大,牛市涨潮时基本同步上涨,退潮时很难有股票能够幸免,无怪乎多数老资历的投资者,往往对于牛熊的系统性判断非常重视,熊市来了退潮时,要彻底空仓防守,牛市来了要敢于重仓甚至加杠杆猛干。但是,随着资本市场总市值体量的不断增长,我们发现市场有了很多新变化。正如过去2019、2020两年虽然不少基金收益颇丰,但由于市场结构分化剧烈,仍有不少投资者亏钱的认为是“假牛市”。或许今年宽基指数全年下来涨跌幅度不大,但依然会牛股熊股辈出。或许,成熟的股市也应该像成年人一样,不仅仅是非牛即熊的两种状态。未来会不会较长时间内,系统性机会与系统性风险都不太大、个股分化、行业轮动的分部牛熊市呢?我个人认为这种概率还是比较大的。



图片

近期市场研判

上一期《伟志思考》我们已经对牛市是否结束?我们如何看待近期市场表达了我们的观点。认为总体牛市并没有结束,系统性的风险不大。目前就市场的发展而言依然符合我们的预期,这些观点眼下还没有调整的必要。


这轮下跌总体依然属于牛市中的调整,如果市场下跌没有形成持续性的恶性踩踏,明显的亏钱效应引发资金持续离场的负反馈,那么市场还是不容易进入经典的熊市的。那市场下跌总体还是给那些优秀公司再次加仓的机会。市场从此前一致性的牛市预期退回到犹豫分歧状态,这是好事。给火热的资产价格降降温,风险提前释放是管理层乐见的,方可久远。


眼下我们认为既不要有大熊市思维,也不要有大牛市思维。对大市保持平常心,但对估值合理的优秀企业求贤若渴。


投资策略上,更加聚焦在好公司上。今年与去年很大的一个区别是,既要看定性够优秀,也还要看估值是否合理有吸引力。


调整已经比较充分了,不能追求最低位一笔买完这种美事,对于共识度高的好公司要考虑逐渐加大建仓力度,以免浪费了这一次调整。


吴伟志

2021年4月5日

瑞博荣誉 7 座金牛奖

行业认可 包揽15座行业大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