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瑞博

您的位置: 首页 > 博瑞荐文 > 正文

瑞博荐文|基金教父范勇宏谈投资和团队建设

                         

  鹏扬基金完成首次增资扩股,据公告显示,经股东会会议审议通过,鹏扬基金新增宏实资本为其股东,并将注册资本由10000万元人民币增加到10518万元,新增的518万元注册资本由宏实资本认购并已实缴范勇宏是宏实资本法定代表人,目前担任宏实资本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本是一次普通事件因“基金教父”范勇宏持股受到大家的关注。

  范勇宏有着超过二十五年的证券业从业经验,1998年,范勇宏创建华夏基金,并一举带领华夏基金成为中国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还培养出王亚伟、江晖、孙建冬、张益驰、巩怀志、胡建平等多位叱咤资本市场的投资大佬,被誉为基金界的“教父”。此次投资鹏扬基金,是一直相对低调的范勇宏继华夏基金、国寿资产之后,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可谓意义非凡。

  这位在资本市场叱咤多年的大鳄不仅在投资上有着过人的智慧,在基金公司团队建设上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今天为大家带来范勇宏对于投资和团队建设的经验。

如何找到涨1000倍的成长股

任何一个投资者,不管其是否承认,都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拥有自己的投资理念。基于基本面的投资理念,主要分为价值投资和成长投资两大流派。

巴菲特融合了传统的价值投资理论和成长投资理论,成为集大成者,将价值投资带入了全新的高度。巴菲特认为,价值型与成长型的投资理念是相通的,价值是一项投资未来现金流量的折现值,而成长只是用来决定价值的预测过程。巴菲特在1992年致股东的信中说:“我们把价值型与成长型这两种投资策略区分开完全是无稽之谈(必须承认,几年前我本人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我们认为,这两种投资策略在关键之处是相互一致的:成长性总是价值评估的一部分,它构成了一种变量,其重要程度在可以忽略不计到巨大无比之间,其对价值影响既可以是负面的,也可以是正面的。”伴随着巴菲特骄人的投资业绩,融合了成长型投资理念的价值投资对全球投资者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研究创造价值”理念引入中国

价值投资理念、成长投资理念,都属于基于基本面的投资理念,试图通过基本面的研究来战胜市场、获取超额收益。基本面研究是否一定能获取超额收益?这必须以市场是弱有效市场为前提。

“有效资本市场假说”认为,如果市场是强有效型或者半强有效型,那么研究没有意义,因为市场价格已经反映了投资者能得到的所有信息,主动投资变得没有意义,被动投资将是更有效的投资方式。然而,即便美国等成熟市场也不能说是完全有效的市场,仍然存在着很多有效资本市场假说无法解释的现象。这意味着市场并没有充分反映所有的能得到的公开信息。如果深入地研究公开信息,我们就能够寻找出赚钱机会。即便市场是有效的,那也不能说所有的股票最终表现都一样,总存在一些股票表现好于其他股票,或一些行业的表现优于其他行业。如果我们研究并投资了这些表现较好的股票、行业,也可以超越基准指数。这就是为什么研究能够创造价值的原因。研究给投资者带来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但资金规模不大的个人投资者往往难以体会到研究的重要作用。对基金公司等机构投资者而言,研究水平高低则是影响生存的决定性因素。不同于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具有资金规模大、投资期限长等特点,这使机构投资者注定成为市场中研究的主要力量。这并非出于它们的社会责任感,而是由市场生存法则决定。研究能力强的机构投资者能从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高于市场和竞争对手的收益率,资金也会源源不断地流向这类机构。

中国A股市场历史较短,信息披露还不完善、存在着大量的信息不对称;投资者群体以个人投资者为主、机构投资者占比很低,而个人投资者没有精力和能力收集、处理大量的信息,这一切决定了A股市场是典型的弱有效市场。理论和实践均表明,在弱有效市场中,基本面研究可以创造显著的超额收益。

    与成长股共舞

与价值投资理念和成长投资理念相对应,投资标的可划分为价值股与成长股两大类。

价值股是指这样一类公司发行的股票,它的商业模式比较成熟稳定、现金流波动较小、盈利水平较高、红利发放率较高。这类股票通常有低市盈率、低市净率、高股息、高安全性等特征。

成长股是指这样一类公司发行的股票,它的销售额和利润额持续增长,速度快于整个国家和本行业的平均增速。这类股票的市盈率、市净率通常比其他股票高。

由于成长型公司持续增长能力强劲,它们发行的股票表现明显好于市场平均水平,为投资者提供的超额收益非常明显。一般来说,成长股分为经典成长股、周期成长股、并购成长股等几大类。

优秀的成长股一般具有如下特征:每个会计周期(每个经济周期)的利润都在稳定增长;产品开发与市场开发能力强;始终处于行业领先地位,有很强的核心竞争力,在产业链上有一定的定价权——巴菲特所说的“护城河”;拥有优秀的管理层;经营利润基本投资于公司的未来发展,很少派发股息。

                                   

 那么,什么样的行业容易找到成长股?一般而言,科技、消费行业是最容易产生成长股的地方,可以从三个切入点寻找。

     从技术革命及产品生命周期寻找

 经济史学家威廉•斯特劳斯在《世代:1584年到2069年的美国未来历史》(Generations: The History ofAmerica’sFuture, 1584~2069)中提出了两代人构成、完成技术创新周期的观点:创新季、增长繁荣季、震荡季、成熟繁荣季,形成了80年的新经济周期。在大的技术创新周期下,又存在大量的应用产品的S型普及周期。比如,手机普及率从1994年的10%迅速达到2007年的90%,孕育了成长股诺基亚;2007年恰巧是诺基亚走向没落的年份,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迅速将前者取代。1929年美国家庭汽车普及率达到90%,持续10年的大繁荣期也在这一年走向终结。宽带技术普及率从2000年的10%急剧上升至2008年的90%;如果没有新一轮创新,成长将走向终结。在大的技术创新框架下,把握新产品生命周期,是预测成长股出现及终结的有效方法。

     从人口消费周期寻找

哈里•登特(Harry Dent)通过研究详尽的人口经济学数据发现,一代人从出生、成长、成年、生育、退休,将分别造就婴儿用品、教育、房地产、医疗卫生等不同领域的景气与不景气交替。以美国为例,25~29岁是美国人家庭开支增长最快的阶段,购买住宅高点平均发生在31岁,医疗费用支出在60岁以上快速上升。跟踪婴儿潮人口并对其进行研究,有助于我们找出最易出现成长股的领域。人口金字塔越是“不平衡”,人口经济学的研究越有价值。中国是人口金字塔失衡的典型国家。过去10年中国房地产牛市与人口金字塔数据惊人地吻合,也孕育了像万科A这种上涨超1000倍的大牛股。

    从特定经济体发展阶段寻找

该角度对国际投资和全球资产配置更有意义。中国过去十几年持续进行的工业化、城镇化,实际上是在重复美国100年前的老路;越南基本在重复中国过去20年的老路。特定发展阶段,总会有一些行业强劲发展,而该领域中的龙头企业又能获得超越该行业平均水平的成长。比如特定阶段的钢铁、汽车,特定阶段的地产、家电等。我们应从领先经济发展阶段半步甚至一步的角度,寻找高成长领域,遴选出资质优异的公司。

    优秀基金经理的七大准则

    如何成为优秀的基金经理

在范勇宏座下还涌出过不少明星基金经理,不仅搭起了华夏基金投研框架,也为同业基金公司甚至私募界输送了不少领军人才,堪称基金业“黄埔军校”。

如投身私募界的有千合资本王亚伟、星石投资江晖、尚雅投资石波、弘毅投资梁丰、远策投资张益驰、鸿道投资孙建冬等。

至少有工银瑞信、长盛、建信、华泰柏瑞、博时、海富通、招商基金、平安大华、华商等公司曾从华夏基金挖过基金经理担任公司投研骨干。比如王宁、蒋征、张国强、颜正华等。还有年初刚从华商出走的“华商三剑客”之一孙建波,早先也曾在华夏基金停留过。

上述这些名字无论后来出现在什么领域——留战公募,还是转战私募,或其他,业界对其统一冠以“华夏系”这个前缀。

如今看来,一大批明星基金经理、骨干人物集中诞生于华夏基金,并非偶然。这与范勇宏对基金经理的定位及选拔标准有莫大关系。

当大多数基金经理们仍在“长期投资”及“短期业绩”间摇摆不定,对自己定位和投资策略朝令夕改时,范勇宏很早就清晰地看到了中国基金经理的特殊使命。

他曾说过,“中国股市是一个‘新兴+转轨’的市场,历史短,波动大……相对收益的评价方法,在牛市中适用,但在平衡市及熊市中不适用。特别是在新兴市场中,在基金投资者不成熟时期尤为不适用。”

他认为,“从追求相对排名理念相追求绝对收益理念转型,实现长期稳定的回报,是有责任心的中国基金经理所肩负的特殊历史使命。”

因此,衡量一个基金经理是否优秀的关键指标,是长期业绩。“如果基金经理的投资业绩波动大,一年好一年不好,就算不上优秀。”范勇宏说,“如何克服自身投资业绩的周期规律,尽量做到投资业绩可持续,对基金经理是很大的挑战。”

范勇宏对“优秀基金经理”下了这样的定义:理性,有责任心和耐心,专业素养深厚,形成了一套系统的投资理念,能够真正挑选出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上市公司,能够对宏观经济大趋势做出前瞻性的判断,至少经过一轮以上牛熊更迭的洗礼,能最大限度地跳出贪婪与恐惧的轮回。

“华夏系”基金经理身上,上述特质或多或少都具备一些,而在王亚伟身上表现最突出。这与范勇宏对王亚伟的评价是一致的。后者在参与投资的头十年“投资业绩平平”,经历过牛熊更迭的考验,直到管理华夏大盘、持续拿出优良的业绩之后,才算迈入了“优秀”的门槛。

事实上,范勇宏认为,优秀基金经理是有现成模板可供学习的。他曾以杰西·利维摩尔、沃伦·巴菲特、彼得·林奇、乔治·索罗斯等投资大师为例,仔细分析了他们各自的投资特点、人生经历,并找到了一些值得复制、可以复制的特点。比如得失心、情绪控制能力、不涉足不可知的领域、敬畏市场、独立思考、把握人性等。

巧合的是,王亚伟成名后曾撰文阐述自己投资理念,也说要“了解自己、了解市场并尊重市场”,并以“老猎手同样是小学生”自谦。

“人无法抓住自己的头发脱离地面。”范勇宏认为,不随大流,独立思考,是王亚伟及华夏大盘取得优异业绩的重要原因。

                              

 

    七大选拔指标

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是一种业界肯定和荣耀。不过,要跨过这道门槛并不容易。范勇宏在《基金长青》中列出了选拔和培养基金经理的七个标准。包括基金经理素质、投资理念、资产组合、投资流程、过往业绩、耐得住寂寞,以及信仰。

与人们普遍重视基金经理的智商不同,范勇宏直白地指出,“真正优秀的基金经理并不需要顶级的智商,而是需要较好的天赋。”这一点,与巴菲特的观点一致。巴菲特不止一次公开表述过:“(投资)简单但是不容易,不需大智慧,一般智慧就可以,但很多时候需一种稳定情感和态度。”

还有,基金经理是否有独特的投资理念,是否有相对固定的组合风格,能否制定合理的投资流程,过往业绩是否稳定、是否可持续等。范勇宏还会查看基金经理是否“亏过钱”。他表示,“没有亏过钱的基金经理是不成熟的”。

在华夏基金,研究员通往基金经理的道路是漫长的,前后至少经过6年的训练,才有可能抵达“彼岸”。这意味着做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需要具备一个特质:耐得住寂寞。范勇宏的观点是,基金经理的培养如同绣花,慢工出细活,要有足够长的时间扎扎实实地打好基础,才能水到渠成。“那些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做法,无论对基金投资者,还是对基金经理本人,都是一种伤害。”

“信仰”成为选拔标准之一,着实让人困惑。但范勇宏认为,投研压力非常大,没有信仰、没有理想,很难长期坚持,更别提出类拔萃了。更重要的是,基金经理管理着几十亿上百亿资产,如果没有正确的价值观、财富观,没有诚实信用的道德品质和高度的责任感,是抵不过浮躁、竞争和诱惑的。

作为我国基金界元老,范勇宏阅人无数,见过太多聪明人,见过明星升起,也见过流星闪逝。基金经理们亦或即将踏入基金行业的人们,应记住他的告诫:投资界最不缺的是聪明,但仅有聪明是不够的,良好的情商和判断力是基金经理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

转自:上海证券报-基金圈&范勇宏著《基金长青》

瑞博荣誉 7 座金牛奖

行业认可 包揽15座行业大奖

×